自從二月初結束台港假期後,三月初就開始了達爾文大學的教育課程,當初以為可以找認識的中文老師當作我的導師,實習的時候就教中文~但是,這樣想的我真是好傻好天真...一直被報告追殺的日子,持續至今~想想還是應該將這些日子的點滴經歷記錄下來,畢竟這些都是很珍貴難得的經驗。



話說三月初入學前,針對能否找目前正在中學教中文的M老師當我的導師一事,會見了這個課程的聯絡人,但是她給我的感覺相當的惡劣,我的雅思寫作雖說差強人意,但是好歹口說還有個7.5分,然而當我與另一位大學職員進到她的辦公室後,話還沒說上兩三句,她就跟該職員說"I can barely understand her",後來還說,她也有認識一些Chinese,的確是很快能適應環境,但是要當老師不是這麼容易的,還說這個圈子是人肉市場,總之她百分百的懷疑我的英文能力是否能順利畢業~並且從她的態度我感受到她覺得我們就像入侵澳洲的害蟲,級數大概像蟑螂一樣,適應環境能力強並且生生不息~

不過,無論她怎麼想,我還是報讀了這個課程,反正她只教大學部,而我這個課程是給已有大學學位的社會人士念的。

總之,三月初入學後,就為了找適合我的導師而風波不斷,原本最理想的狀態是希望能找到一個在學校同時教中文跟SOSE(類似社會科)的老師,因為大學要求我實習的時候除了中文,必須要教其他主流的科目,而我在大學主修社會學系,所以跟SOSE還算是有些相關。然而最後還是無法找到這麼完美的配搭,所以最後,我變成有兩個導師,一個教中文,一個教音標跟數學。

我的實習識別牌
DSCF0512.JPG 

隨著實習日數漸增,我發現...我根本不需要中文的導師!大學還是要求我跟著那位教音標跟數學的導師,所以接下來五月初的整周實習時,我得要教小學一二年級音標發音跟數學...原本是數學苦手的我,現在反倒覺的小學數學還算可以應付,真正的挑戰是教English native speaker英文音標啊...光是字母A的六個音就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雖說導師還燒了CD給我回家聽,但是心裡還是七上八下得很!

學科的挑戰還只是其一,講到行為管理,那才是頭大!我的導師跟我說,這個班是她帶過最難帶的班...裡面有五六個學生,總愛當老師在講課的時候大聲插嘴,而且還是講一些他媽媽昨天生日之類跟課堂無關的話題...班上要是有一個這樣的學生已經夠頭痛了,結果總共有五六個,所以不難想像,老師在講課的時候,下面總是鬧哄哄的,不時還要被插嘴的學生打斷,連我在旁邊看著都替導師覺得累啊...

班上還有一個女生,非常喜歡扮演小老師,照理說應該是挺不錯的,然而,當老師為了維持秩序,請她回位置坐好而她還硬要搶講義去發的時候,就不是這麼舒心了~況且,總是授權給同一個學生協助老師,也容易造成其他學生的忌妒心理。

在我實習的學校,老師要七點四十五分前到校,兩點半放學後,通常要準備隔天的教學,要不然就是有學校會議。剛開始幾天很累,下午一點半就想睡了~不過小朋友大概更累,因為往往不到兩點,就已經有兩三個小朋友直接在地毯上躺平了...上周五導師罰某個躺著死不起來的學生坐到教室最後面去(最常見的處罰,就是罰坐在教室的角落),結果被處罰的學生更妙,直接在後方躺著睡著了~像這種情況就連導師也管不動。

在學校能用的處罰手段實在很少,除了坐到後面外,就是剝奪頑皮學生的遊戲時間,有時候是讓他們午餐後必須跟著導師去辦公室或巡視校園(視乎當實導師有沒有巡視任務)。但是有些學生就是不痛不癢,無論怎麼處罰,令人頭痛的行為依舊...

在台灣大概還可以處罰在教室亂跑的學生去跑操場,但是在澳洲大概是不行的~上周當我教小組數學的時候,一組也才六個人,就已經有讓我想死的感覺~聊天的聊天,畫圖的畫圖,發給他們的練習題卷塗鴉得亂七八糟,是可以罰搗蛋的學生去後面坐,但是這樣他們就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了~有時候真是覺得挺挫折的...

上周還有學生故意跑來問我知不知道什麼是KAKA(法文的大便),我只好說我不確定耶,要不要去問導師?以上種種大約就是過去一個月來的實習經歷(我每周只去實習兩天)。有時候會深深的對自己產生懷疑,也或許這一班真的年紀太小,我在另一間小學教中文時,帶的是二三四年級,基本上都還沒遇過這些讓人頭疼的情況啊~

回首當初決定念這個課程的初心,原本只是單純的想取得正式的教師資格,可以名正言順的踏入學校課室教中文,想不到現在先要跟英文音標、數學還有頭痛的行為問題搏鬥,真是始料未及啊~

雖說能否順利畢業還是個未知數,但是要由衷的感謝Gigi,百忙中抽出時間幫我看我的報告~真的、真的、很感謝^^還有其他人的溫暖鼓勵~這學期再過一個半月就結束了,希望不要有科目被當才好(接下來有兩個校內的presentation,要做哪個題目都還沒決定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孩子麥 的頭像
小孩子麥

小孩子麥@澳洲 伯斯 達爾文

小孩子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