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去動物園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 但是瞎忙到今天才寫網誌以及傳照片~

說是動物園其實是一間貴又快要倒閉並且沒啥人去的沒落園區 不過因為第一次能跟這些在台灣只能遠遠隔層層玻璃的動物近距離接觸 所以還是很新奇以及興奮的

首先一進去是一些禽鳥類 當然也有柏斯著名的黑天鵝 不知道當時是黑天鵝在叫還是其他的白鵝叫 原來鵝的叫聲真的...跟喇叭聲一樣嘛 叭叭叭的叫著= = 難怪粵語用鵝公喉來形容一個人的聲音粗啞難聽

之後就進入無尾熊區了  完全沒有玻璃圍住 只有及腰的圍牆 裡面幾棵尤加利樹上幾乎爬滿大大小小的無尾熊  不過跟在台灣看的一樣 連睡覺都可以一邊大便= = 本來好像每人二十五澳幣就能去抱 但是看過他們大便之後不擦屁屁 搞的屁屁附近的毛都變黃了 就放棄親自去抱的念頭 本來只打算再圍牆外猛拍照就好  但是過一陣子居然有飼養人員出來抱牠們 我們就搶搭順風車紛紛隔著圍牆伸出鹹豬手去摸摸牠們了:P  牠們的爪子又尖又長 看來被抓的話應該會很痛吧 不過當工作人員靠近並面對在樹上的他們 牠們居然會主動伸出兩手要抱抱呢 果然是以可愛路線走紅至今的狠角色啊>.<
牠們的毛摸起來粗粗硬硬的 不過下巴倒是軟軟肉肉很好摸

飼養人員還解說如何分辨公母  說是公的胸前會有一塊幾乎沒毛的區域會有腺體 用來吸引雌性之用

牠們這邊的無尾熊大概都習慣跟人接觸了 當我靠近他們以求取最佳合照角度時 居然還會把臉臉貼過來>.< 再度被重量級可愛光波擊中 (倒地..)

之後依依不捨的離開熊熊們前往另一個澳洲動物明星據點~ 袋鼠的地盤
一進去袋鼠園區之後 簡直像是到了袋鼠的王國一般 只有我們四隻人類 其他都是袋鼠  大大小小也有近百隻吧 毛色大約有兩種 一種是深棕灰色 另一種是比較鮮明的黃色

不過裡面還有跟主題無關的梅花鹿是怎麼回事啊...也許是都吃素的關係吧  園區中央堆了兩堆超大堆的蔬菜水果  袋鼠們圍成一圈低頭猛啃 場面還真是有壯觀到~

不過最好玩的是嘗試將飼料放在手中餵梅花鹿  真是非一般的體驗  於是也如法泡製這樣餵小袋鼠 根據比較之後我的結論是 梅花鹿的口水又多又黏 小袋鼠就溫柔多了 感受不到口水滿手 只感覺到細軟的毛擦過手掌 ^^

之後就去後方看較大隻的袋鼠 大隻袋鼠果然有大哥的風範 連躺在地上曬太陽的姿勢都跩過人= =
那副樣子簡直就是一隻人呈現貴妃醉臥的姿態啊 還拍到其中一隻老大 呈現側躺姿勢 右手手肘撐地左手掌還疊在右手掌上呈現交叉狀 跩的哩~ 要是他的後腿辦得到 我看一定也會跟人一樣 擺出翹腳的姿勢吧

講到袋鼠 其實去動物園前一天已經在普通的路旁見過了 果真是除了市區之外隨處可見啊 那時還特地停車 讓我跟他們揮手打招呼 只是大概不是時候吧 兩隻的其中一隻正在啃乾草 看到我朝牠們揮手 稻草鼠馬上呈現123木頭人的姿態 定 格 了..... 只見嘴邊還垂著一條乾草 隨~風~搖~擺~
被我驚嚇到的兩隻袋鼠們 在回過神之後 轉身頭也不回的蹦跳進入叢林深處  可惜沒帶相機 那種嘴邊還掛一條乾草卻被嚇呆的的樣子 真是太可愛又夠好笑的呀!

依我的粗淺觀察 澳洲的袋鼠根本就是等於台灣的流浪動物嘛  公路或山路邊隨時可能見到 甚至還可能跳到路上被疾駛而過的車撞死>.< 每當袋鼠繁殖過剩的年度 政府就開放狩獵 意圖用這種方式達到控制鼠口的目的 但是我個人認為這樣根本是不負責任也無法治本的辦法 既然是一國的代表動物 好歹也該做好鼠口控制與保育吧 公路又沒有每一段都有圍欄 萬一袋鼠猛然跳出 不僅徒增輪下亡魂 如果是袋鼠媽媽還是一屍兩命的人倫慘劇啊 況且駕駛人往往也因此容易有傷亡... 真是覺得袋鼠們很慘  人類不斷侵略他們的生存空間  每逢開放狩獵的季節還要用自己的命來滿足人類殺生取樂的功能  實在無言...

還是回到動物園遊記吧  看過袋鼠之後差不多就將近結束了 出園區的時候我又再多拍一些澳洲野犬的照片  因為這種叫做dingo的犬種 簡直跟我家的東東長的一模一樣啊 棕橘色的毛 胸腹的泛白部分 黑黑的鼻頭 連耳朵下緣的裂口 都是完全一樣呀>.< 令我開始懷疑 我家東東該不會是從澳洲走私進來的dingo吧... 我忘情的在園區衝著dingo猛喊"東東 東東" 不過 當然是沒有獲得任何的回應= =

倒是來澳洲一個月了 至今未見到有人養巴哥 真想念我的麥麥...

更多相片 請至相簿








抱著無尾熊的是工作人員 殘念





來人 馬殺雞伺候


給我一杯馬丁尼!








跟我家東東很像啊

全站熱搜

小孩子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