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久沒有來除草的.這一兩年除了顧店還是顧店,不過今年一月的時候,迎來了人生的轉捩點:我這個老蚌終於懷孕要生珠了!懷孕過程的草稿還沒整理出來,不過生產跟住院的經驗倒是已經趁記憶猶新的時候,提早完成了~(是說身邊有每三小時就飢餓嚎哭的嬰兒,且正在努力追奶的我,怎麼還有空來分享這篇,我自己也覺得很神奇!)
 

我是在達爾文的私立醫院產檢跟生產的,還好有當初買了很多年的Bupa保險,住院只要自付五百,不過還是要自費三千多醫師的費用,medicare跟bupa保險都不能退的,外加每次產檢的$130(這個medicare可以退,退回金額從$40-$70不等,一開始是退$40,兩三次產檢後medicare說我們達到safety net的門檻,之後就都可以退$70)

因為各種身體狀況,加上又有妊娠糖尿病跟高齡,於是決定在39週3天(這周三)時剖腹,但人算不如寶寶算,寶寶決定要提早在週日出生~是說寶寶真的很天使,從懷孕就沒有讓我孕吐,排便也很順暢,因為我都會請寶寶幫我推便便:P 甚至連妊娠紋都沒長,頂多是很早就頂著我的胃,讓我整個孕期只胖了9公斤,而且我們原本就屬意25或26號讓寶寶出生,因為我們的結婚周年是26號,無奈我的醫生只接受周三的剖腹預約,所以寶寶強勢的決定就是要週日出來,讓醫生不得不來迎接他的出生:P

講到生產過的女人都會覺得超好聊的生產過程(就跟男人超愛聊當兵一樣),我是在週日凌晨三四點被類似經痛的腹痛痛醒,當時以為是假性陣痛,但早上七八點越來越頻繁後,就默默拿出手機一早下載好的app開始記錄陣痛頻率,趁老公起床尿尿時跟他說我肚子痛,後來肚子又很餓,就請他給我一杯牛奶,原本還傻傻的想說按照產前課程教的,等到十分鐘內有三次陣痛才去醫院,但繼而想到我明明就約好了週三剖腹,所以還是打電話去醫院問現在該怎麼辦,當時陣痛是七分鐘一次,類似還可以忍受得經痛,所以我不確定到底是不是陣痛,因為聽說:如果你懷疑這是不是陣痛的話,那就不是,因為真正的陣痛會痛到讓你清楚的知道這是他媽的陣痛!

我跟電話那頭的助產士說,我七分鐘痛一次,但是我已經約好了醫生週三剖腹,那現在我該怎麼辦?於是她叫我準備好了就可以去醫院,接著我們很快準備起來,還好前幾天我自己已經除毛除好了,原本當天打算請婆婆幫我將長髮剪短,看來是來不及了~我還特地穿了裙子方便穿脫,臨出門前突然想吐,結果把一小時前喝的牛奶都給吐光了(而且還變成乳酪狀),之後就跟公婆還有老公到了醫院,助產士說已經通知了我的婦產科醫生來,我就在待產室綁著胎心音跟測陣痛的機器等,陣痛的時候我注意到寶寶心跳會加快,助產士說babys coping well,好不容易等到我的醫生來了,我還跟他說抱歉周日突然要他趕過來~還好他毫不介意的先幫我驗血(原本周一才要驗的,應該是看凝血功能是否適合剖腹跟脊椎麻醉),醫生跪在我床邊親自幫我抽血,不過,我想醫生通常都很少親自抽血吧,左手抽失敗了,只好換右手再抽,還好右手抽成功了(左手的瘀青直到出院兩周都還在,因為我孕期吃阿斯匹靈吃到35週). 接著是夭壽痛到要屎尿失禁的內診後,醫生跟我說yes, you are in labour確定我產程開始了,就問我要不要今天剖,所以很快的直接改期提早在週日剖腹,但很圈叉的是醫生說要再等一兩個小時(不要告訴我!我不想聽啊!),要等前一台刀開完,而且我聽到前一台刀是在開美容的手術而已!當場很想要像電影Lucy女主角一樣,拿槍衝進手術室宰了那個霸佔手術台的仆街!不過在鄉下小鎮就是這樣,只有一間手術室只能認命,助產士說既然要等,就幫我張羅一間比較舒服的待產室(這邊的待產室有電視跟生產球等設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樂得兒待產室吧,不過我只能癱在床上完全沒心思看電視)老公幫我穿上手術袍之後,我就從檢查室自己走到待產室,此時只能無奈地在待產室煎熬著等,直到陣痛來到每五分鐘一次了,助產士進來後我說its getting worse,她才問那要不要吸gas止痛,我當場馬上答應!(有這種東西幹嘛不一早給本宫備上!直接賜死!)不過感覺就是聊勝於無...我想要打無痛啊!


兩眼發直盯著時鐘等了一兩個小時,終於可以進手術室了,還好不用自己從待產室走去手術室!但是還是要自己爬上手術台,護士給了我一個枕頭來讓我抱著,要我坐在床沿彎腰,準備進行脊椎的麻醉,感覺手術室好冷而且又緊張,導致我一直發抖,老公一直在我身邊握著我的手,感覺那個麻醉師消毒手也消毒太久了,後來終於進來給我個了結打了脊椎麻醉,這才終於不再痛了,(後來老公跟我說,那根麻醉針超~長,他當下都不敢跟我說)接著麻醉師用一根冷冰冰的東西測試麻藥擴散的部位,從腰部一直往上到胸側,麻藥生效的地方就不會覺得冰冷,不過我的確如他們的說明提到的,還是會感覺到碰觸跟拉扯,但是沒有痛覺,真是神奇~ 麻醉完成時,麻醉師還說hope everyone is like you,thin and easy to handle~我原本以為要開始剖的時候會知會一聲,誰知過沒十分鐘,麻醉師就說,爸爸的相機可以準備好囉,寶寶隨時要出來了!
很快的寶寶出來後,醫生抱高寶寶,麻醉師托高我的頭,我就透過隔簾看到剛剛從肚子裏抱出來的寶寶了:)還連著臍帶呢!當下真是毫無真實感,像是一場夢一樣。後來寶寶送去一旁的小床上,由一旁待命的小兒科醫生檢查跟清潔著衣完成後(他們給他戴上綠色的毛線帽保暖,還說you are Irish now,哈哈),抱來放在我胸口,但是感動沒多久,就因為麻藥副作用還是血壓低太想吐,叫老公先把寶寶抱開了><麻醉師拿著個嘔吐袋讓我側著頭吐,因為早上喝的牛奶在出門前都吐光了,所以只是乾嘔些胃酸罷了.

老公用相機拍著寶寶做測量檢查的過程,寶寶出生的第一個分數Apgar score是9.95分呢.聽到小兒科醫生說:He is perfect!體重比超音波預測的3300少,只有2760克.此時我還在縫合傷口中,左右兩邊的手都分別被放在架子上,都埋了針,所以無法伸手抱寶寶.縫合感覺很~久,我還是一直發著抖,而且忘了是在剖腹中還是縫合中的時候,我還超想咳嗽的也真的咳了兩聲,但是完全感覺不到肚子有動作,只有喉嚨的感覺,當時還擔心會不會震動到腹部,影響醫生的下刀跟縫合,因為聽到醫生護士跟醫生說我在咳嗽.

過了彷彿一個世紀那麼久,終於縫合完了,護士讓我雙手交叉胸前,呈現吸血鬼睡棺姿,然後她們分別站在床的頭尾,一把抬起我身下的床單,把我移動到病床的輪床上,去病房前先將我推到某個地方(後來先生跟我說是recovery room)做初步的血壓體溫檢查還有打點滴,等了大概十幾二十分鐘,才終於將我推入病房,之後就是長達五天五夜地獄般的住院~

原本以為私立醫院會比較舒適,但是也許因為我沒住過公立醫院,就算有獨立房間,且老公可以留宿,但是每天川流不息的助產士護士,以及來送三餐加兩次點心的餐車,加上打掃房間的人,又是必須母嬰同室,已經要每一兩小時醒一次餵奶了,加上還要應付一天無數次,無論早上還是半夜來檢查我血壓體溫跟給止痛藥的護士,這還沒完,還有來檢查寶寶給寶寶抽血(因為怕妊娠糖尿病造成寶寶出生後血壓低,所以第一天寶寶就照三餐被刺腳跟底抽血驗血糖,記得總共被刺了四次,加上另一次是用類似刀片,同樣在腳跟底切了傷口,抹了三大個圓形血印在一張卡紙的三個圓圈上)以及做聽力測驗,還有打B肝疫苗,跟維他命K的一堆人,我可以肯定的說,在這住院的五天我沒連續睡超過兩小時過!頭兩天老公包辦全部的換尿布跟幫寶寶包包巾等等雜務,我就負責餵奶,因為頭兩天昏昏沉沉的還沒恢復,下床也困難,第二天白天拆了尿管跟脊椎麻醉後,才在護士的攙扶下,下了床去洗澡(護士叫我去洗的,不然實在好累不想洗),浴室裡已經放了張椅子,我就坐在上面洗了頭跟澡,不過沒有帶吹風機,所以沒有吹頭髮orz,雖說隔天老公跟公婆買了吹風機來,但是我就沒有洗過頭了,整個住院過程實在太累,有時間都只想用來補眠,老公也很辛苦,陪我睡在醫院跟我一樣睡得腰酸背痛,我自己是不能側躺,所以睡得屁股超痛。

但醫院伙食不錯,還可以前一天用菜單勾選點菜,選擇隔天想吃的早午晚餐,而且每天上午跟下午有點心時間,她們會探頭到房間問要不要咖啡或茶,結果頭兩天我真的以為只是送咖啡或茶的,因為餵母奶的關係就都拒絕了,但是後來老公跟我說推車上面還有果汁跟牛奶可以選,而且還有一份每天不同的蛋糕甜點,之後我就都會要果汁跟牛奶了:)但是醫院的餐我常常沒時間吃,要不就是都放涼了才囫圇吞幾口,老公雖可以留宿,但是醫院沒有提供他的三餐,因為醫院的訪客時間是限制在每天下午3-8pm,所以他得每天下午開車回市區接公婆來醫院,晚上再送回市區,他自己也是常常沒時間吃飯,我擔心他精神不濟開車會不好,所以第二天晚上開始,我就自覺輪晚班,讓他晚上可以多少睡一下.但是第二天晚上正是寶寶開始頻繁討奶的恐怖第一晚,還沒練成鐵奶頭,每次寶寶吸的時候都讓人倒吸一口涼氣,椎心刺骨的痛,不過後來好像是在出院後就漸漸習慣了(至今出院第三天,已經不會痛了,頂多在吸的時候有一點小刺痛感),記得當晚枕戈待旦,但是當時不懂餵母乳就是要在寶寶頻繁討奶的時候就給,奶量才能上來,當晚只想讓寶寶不要每小時哭,老公能多少睡一下,於是我們決定出動奶嘴.當晚我的奶量還是少的可憐,用針筒收集兩小時只能集到0.3cc(隔天比較熟練後可以集到0.7...),根本餵不飽寶寶,真的感到很挫折內疚...出動奶嘴暫時安撫了當晚,但是寶寶體重隔天測量時,竟然掉了12.5%,於是護士說可以補配方奶,我們不忍心寶寶餓肚子,就馬上同意了.助產士們為了不造成乳頭混淆,特地用手指加導管餵食的方式來補配方,但這方式必須每三小時當我先親餵完後,再按鈴叫人來導管餵食(只有助產士可以導管餵食,連父母都不能替手,頂多父母可以提供自己的手指讓寶寶吸,導管還是要助產士拿著),因為這樣常常親餵完了寶寶還是餓而大哭的時候,等不到助產士即時來餵,有幾次要出去育嬰室催討才來,真的感覺很差勁.

最惡劣的是在出院前一晚,某個超短金髮戴紅眼鏡的中年助產士說,既然我們出院後還是會瓶餵,何不在醫院就瓶餵?但當時晚上十一二點我親餵完寶寶已經在哭么了,你現在才在跟我講新的提議?我當時說我們手邊沒有極細孔的奶瓶(我買了6支貝親的ss奶瓶嘴的玻璃奶瓶,原本有帶的,但是當天白天想說隔天要出院了,就把認為不需要的東西先拿回家放,誰知道那個助產士會當晚來個神提議),她一副質疑的樣子問說誰建議你用這種奶瓶的?感覺真的很差!後來我不耐煩了問她現在就是沒有奶瓶,難道不能先繼續用導管餵嗎?她才不耐煩的要去拿導管,走出門口還說its just we have to be here all the time!真是讓人氣極了!後來她還是拿著導管回來餵了,但是我決定之後都不再靠她,還好我手邊還有一個avent的防脹氣奶瓶,自己也有準備獨立包裝的s26奶粉,所以叫老公去用滾水沖洗一下奶瓶,半夜三點的時候自己親餵完後馬上沖給寶寶喝了,不用靠人看人臉色!三點的時候她來了,我就跟他說我已經自己餵好寶寶了.她大概感覺我的不快,想嘗試去圓她之前的不耐煩,就說如果需要她幫忙,可以再跟她說(翻白眼),她根本就是對這份工作毫無熱忱,侮辱了其他真正關心產婦跟寶寶的助產士跟護士!其他的助產士都很不錯,就只有她這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後來下一餐我去育嬰室拿冰過的配方奶回來要餵時,看到應該在櫃檯當值的她在育嬰室跟人聊天聊的不亦樂乎(再翻白眼),其實第二次看到她我就想看她名牌上的名字,但是她大概怕我投訴她,居然第二次進來就把名牌拿掉了!這是嚴重違反醫院規定的,因為入院時醫護人員有叮嚀過,寶寶不可以被身上沒有名牌的人抱走,所以我最後出院前,在意見調查表上清楚描述了她的特徵,以及她的不耐煩態度,希望其他產婦不用再受她的閒氣!當晚發生這樣的事,讓我不只氣到睡不著,其實還氣哭了,還好隔天就能出院了,要不然繼續住下去,肯定得產後憂鬱症!最後我在出院前填了意見調查表,好好地描述了那個助產士的樣子並投訴了她!

以上就是我在達爾文私立醫院的生產跟住院過程,如果其他想考慮達爾文私立醫院的,可以參考看看,我們的Bupa私人保險幫我們付了住院費五天六千五百澳,還好不用自己付這住院費,感覺是花大錢還受氣!對了,醫院的房間裡面是沒有冰箱跟吹風機的,如果擔心乳頭混淆最好自備極細孔的奶瓶,因為醫院用的奶瓶超大孔,奶是用噴的,我老公在出院當天早上有目睹~另外醫院還有消毒鍋,可以不用自備.

For those who's considering giving birth at Darwin Private Hospital. My obstetrician is Dr.O'callaghan. He is not very chatty but he is very professional and his midwife is also his wife : Judy, is awesome! I kept bothering her with all my silly questions and concerns.

Though I had great experience with them, however, my 5 days confinement in Darwin private hospital was quite traumatic...most of the midwifes are great and caring, just I encountered one rude midwife who's obviously annoyed by my baby because he had to top up some formula after breastfeeding, we chose finger and tube feeding instead of bottle to avoid confusing the baby, so it requires a midwife or nurse to administrate it.

On the night before my discharge, she suggested we just use a bottle, I told her I wanna use the Pigeon bottle with SS teat I got, but it's at home, and hope she could still help with the finder and tube feeding, it was about midnight , she might be tired too. I still can't forget her face while she walking out of the room and saying "it's just we have to be here all the time!"
I cried that night thinking I was such a failure, couldn't feed my baby by myself and had to relie on such a mean person...
My suggestion is, be prepared and bring the bottle you would like to use with you, just in case you encountered that midwife...(finger crossed and touch wood)

I couldn't see her name tag after she came back and administrate the feeding, she must have known that I might tell others about her attitude and put away her name tag the second time she entered my room.

Anyway, she has very short and blonde pixie cut and wearing glasses with red rim and white & blue striped uniform shir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孩子麥@澳洲 伯斯 達爾文

小孩子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