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才結束了一年一度的廣州批貨行,明年的攤位一整個將會煥然一新,只希望每天急行軍十二小時的鐵腿能有代價~照慣例,我從熱帶回到冬天的北半球後,又感冒了。在廣州的最後兩天咳到掏心掏肺,只能含著川貝枇杷糖吊命。


小孩子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